博客:“请爱我” - 塔拉·布拉奇(Tara Brach)

博客:“请爱我”

博客:“请爱我”


印度老师Sri Nisargadatta写道:“思想造就了深渊。心脏越过它。”有时恐惧和孤立的深渊是如此之广,以至于我们退缩了,无法进入存在的庇护所,被冻在痛苦中。在这种时候,我们需要从某处尝到爱才能开始融化。

对于我们的僧伽成员茱莉亚(Julia)来说,这是正确的,因为她接受了癌症治疗。她没有抱怨自己的疲劳和痛苦,但正如她的一位朋友安娜所说:“感觉她几乎不在那儿。”

尽管她决心“自己处理”,但朱莉娅越来越依赖。她的朋友们组织起来为她带来食物,一个晚上,当安​​娜拿些汤来时,她发现茱莉亚ed缩在床上,面对墙壁。朱莉娅(Julia)虚弱地感谢安娜(Anna),告诉她感到不舒服,并要求她把汤放到火炉上。她听到门发出喀哒声,然后飘了一段时间。

当她醒来时,茱莉亚感到熟悉的完全孤独,感觉到她被困在垂死的身体中。她开始轻声哭泣,然后令她惊讶的是,她的肩膀上抚摸着一只温柔的手。

安娜关上了门,但她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安静地坐在她的身边。现在,哭声变成了深深的哭泣。 “快点走,亲爱的,只要让它发生……就可以了,”安娜轻声说道。一遍又一遍,她对她说:“没关系,我们在一起。”茱莉亚(Julia)忍受了fear持的恐惧和悲伤的痛苦。

大约二十分钟后,朱莉娅安静下来,中间夹着纸巾和水。她仍然有点恶心,哭泣感到虚弱。但是,只要她能记住,这是她第一次感到很轻松。

“我在我与世界之间架起的一些盾牌解散了,”下周朱莉娅告诉我。 “即使在安娜离开后,我也能感受到她的关心。孤独感消失了。”但是随后,她继续前进,几天后,防护罩再次硬化。她和她的肿瘤科医生约了一次,他告诉她癌症已经扩散。 “我感到害怕时感到最孤立。”

“盾牌好了吗?”我问。 “你感到害怕和孤立吗?”她点了点头,“因为我们在一起,所以不太紧张。但是里面有一个地方真是太害怕了……”

“您可能需要花一些时间,并注意那个地方。”朱莉娅坐在沙发上,闭上眼睛。 “您能感觉到您最需要的那个地方吗?”

朱莉娅安静了很长时间。 “它想要爱。但是,不仅是我的爱人...它还希望别人关心。意思是“请爱我。””

“朱莉娅,看看能否让想要的,对爱的渴望变得想要的那么大。只需给予它许可,并从内到外感受它即可。”她点点头,静静地坐着,眉毛定睛。

“从中找出您最想感受到爱的人。 。 。然后当有人想到时,在这里想象那个人,然后问……说“请爱我”。然后,您可能会想像得到爱的方式,就是您想要的方式。

朱莉娅再次点点头,非常安静。一两分钟后,她低声说:“请爱我”,然后再大声一点。眼角出现了泪水。我鼓励她继续她想要的时间-将想到的任何人想象成可能的爱之源,说“请爱我”。

我还建议她想象一下开放并让自己接受爱。她继续说下去,很快就哭了起来。渐渐地,她的哭声平息了,她只是在窃窃私语。然后她的话之间有很深的沉默。她的脸变得柔软并略微潮红,并且她略带笑容。

当她睁开眼睛时,他们闪闪发光。 “我感到很幸运,”她告诉我。 “我的生活完全陷入了爱情。”

我们上一次见面是茱莉亚死前三个星期。那天早上,安娜在任何人到来之前带她去了公园。他们放下毯子进行冥想,Julia靠在树上,使自己感到舒适。她告诉我:“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,所以在我们安静的时候,我做了一种内在的仪式。我感受到了我热爱并要离开的这种珍贵生活,我的朋友们,整个冥想社区,你……摇摆舞,唱歌,海洋……哦,那么多美丽,树木……”

泪水涌上,茱莉亚停顿了一下,感到悲伤。然后她继续说道:“我能感觉到支撑我的那棵大橡树的坚固,并感觉到它的存在。我开始祈祷。。。我说‘请爱我。’立即有爱在这里。淹没了我,因为我知道彼此之间的联系,相同的生命力,相同的意识。然后是草丛,小鸟,大地和云层……安娜,我想到的任何人……每个人都在爱我,我们团结在那意识中。一世 原为 爱,我是一切的一部分。”

朱莉娅安静了一会儿。然后她慢慢说:“塔拉,你知道我在找什么吗?当您接受自己的生命垂危……转向爱情时,与上帝相处并不难。”

我们默默地坐着,品尝着彼此的陪伴。然后我们的谈话开始了。我们谈论了狗(她爱我的贵宾犬,并在我们见面时坚持要和我们在一起),以及狗的假发和假发,这些狗会变得化疗,然后就要撤退。我们很轻松,也很舒服。在她离开之前,我们拥抱了好几次。朱莉娅对统一的认识体现为一种慷慨而深切的爱。在分享她的智慧和表达爱意时,她给了我离别的礼物。

无论是为自己或他人的丧命而悲痛,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看透分离的面纱。如果我们的心愿意,悲伤就成为通往爱的意识的门户,这是进入我们自己觉醒的本性的入口。

改编自 真正的避难所 (2013年1月)

享受这个话题 全心全意的生活

有关更多信息,请访问: www.tarabrach.com


玩
Subscribe: 的iTunes | 安卓 | 订书机 | 灰蒙蒙 | 豆豆 | 潘多拉 | Spotify | 的RSS

2 thoughts on “博客:“请爱我””

  1. 曼迪

    尽管痛苦使我们流泪,但哭泣时有人陪伴的感觉必须是存在的最温暖,最安全的感觉之一。我一直不知道,直到我最好的朋友莎拉(一个比我大两倍的女人,但是我最亲密的盟友)才允许我经历这样的礼物。当我机械地讲一个痛苦的故事时&痛苦,她看着我,好像在说,“it’好吧,放下墙壁,”将她的手放在我的膝盖上,然后移近两英寸。二十年来的第一次,泪水从我内心深处传来。她说,“哭直到你可以’t anymore. Don’不要试图擦拭眼睛或道歉,因为’就像告诉你你的眼泪’不需要他们。只是爱他们。”我做到了,从那时起我一直在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