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:与恐惧共事–《现代成熟度》杂志上的文章-塔拉·布拉奇(Tara Brach)

博客:与恐惧共事–《现代成熟度》杂志上的文章

第1部分:漏洞,亲密关系,& Spiritual Awakening


由塔拉·布拉奇(Tara Brach)
(最初在《现代成熟度》杂志上发表)

关于犹太母亲的一个古老的笑话,给她的儿子发了一封电报,上面写着:“开始担心。详细信息。”这就是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。我们度过了那段紧张的肌肉,捍卫了我们的生存,担心可能出什么问题,担心我们无法应对。这种恐惧是普遍的,生物学的,习惯性的。大多数时候,当生活在嗡嗡作响时,我们专注于日常事务:我会犯错吗?某某喜欢我吗?我看起来怎么样?但是,在9月11日,我们的民族意识开始破裂。刹那间,我们对死亡和失去的所有生命所怀有的基本的生物学恐惧,逐渐渗入我们意识的前景。但是事实是,即使当我们为相对较小的事物烦恼时,我们的焦虑感也回到了同样的原始脆弱感。我们担心,如果我们不预测和控制所有最后的事情,我们的生活就会崩溃。对我来说,问题不是,我们如何摆脱人类这种基本的恐惧,而是如何与之和平相处?我们能找到一种与恐惧明智地联系起来的方法,以便它不会接管并阻止我们过上自己的生活吗?

最能帮助我的是意识到,尽管恐惧很大,但我们联系的真相仍然更大。记住爱情会让人恐惧。自9月11日以来,我的一位客户一直做着可怕的噩梦。我们已经为此进行了努力,现在,当她醒来并感到恐惧时,她会想起她所爱的人。她感觉到自己与动物或自然界以及人与人之间最深的联系,并感觉到他们在她周围的存在。当她这样做时,她说恐惧仍然存在,但是她的归属感使她能够应付。我自己的经验是相似的。我发现,只要我抗拒恐惧,恐惧就会持续存在。最终,我被困在场边,使我的心脏僵硬,使我无法活在当下。但是,如果我让恐惧浮出水面,并唤起可以遏制恐惧的爱心意识,我就会回到回到生活中的方式。

有一种冥想练习可以帮助我做到这一点。这就是“呼吸中的呼吸”。第一步是想象自己在呼吸,并让恐惧的痛苦通过你的心脏。在执行操作时,让自己体验恐惧在您体内的感觉。可能会有挤压或疼痛,紧绷或心跳加快。通过记录恐惧的真实感受,您会自动开始接受恐惧。您可以轻声说“是”,与自己的经历成为朋友。然后,当您呼气时,想象一下呼吸并在整个生命网络中释放恐惧,这是我们最深切的本性。我们与其忍受恐惧,不如让恐惧增强我们的归属感和整体感。

当我们练习这项技术时,心脏变成了恐惧的转化者。我们开始对他人以及我们自己变得更加同情,因为恐惧的另一面是意识到我们都处在人类困境中,正如9月11日所展示的那样。我们真正的避难所是我们彼此关心和关心。当我们让自己真正感受到恐惧并让它进入那种联系的网络时,我们发现我们的心是巨大的,我们可以应付生活带来的一切。